日期:2/25(六)-3/01(三)  共五天     幼教領隊:陳素月老師


  這次光佑日本幼教參訪(兩年內是第七團)有許多幼教朋友慕名前來參加!一行人跟著幼教領隊陳素月老師,走訪光佑精選的優質幼教單位,收穫滿滿!第一次來參加的幼教朋友都覺得不虛此行,還有人懊悔怎麼不早點下定決心來參加呢!參訪結束後,大家也都好期待能再與光佑參訪團去看更多的幼教,希望拓展幼教新視野,展開台灣幼教的新世界!以下是團員參訪後的心得分享:

來自花蓮縣公幼的陳主任:

    其實得到光佑的資訊很久了,這一次終於成行!我覺得來這邊不僅參觀,而且一路在車上素月老師、還有其他的前輩、教授,都分享很多很多資訊,我覺得我比較不愛看書,所以參加這個活動我學到很多,我覺得我在國小附設幼兒園這個教室環境超強,都是國小的,然後很想把小朋友的戶外活動——我們也會帶小朋友做戶外活動,可是很多那種設備設施放在戶外,因為鄉下家長也會使用學校,等於是附近社區的後花園,他們也會去學校運動,然後我們放的東西就會不見了,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要怎麼樣東西放在戶外、然後可以不會不見這樣,我覺得公用場地還是會有一些限制在。那我們參觀這幾所都是私立而且他們有自己的範圍,就覺得他們很幸福,謝謝大家。

來自廈門的史主任:

    我們跟光佑合作已久,然後她也到我們的旗艦園裡做過指導,所以應該說我跟陳老師的交流已經到了比較實操的層面了,這一趟來看就是說,畢竟韓國和台灣——因為他們兩個團我都有參加,想來日本看一下大概做到什麼樣子、有代表性的幼兒園是哪一些,也算不虛此行!看出一個大概的狀態,進一步的也會——你們看我一般安安靜靜的站在陳老師旁邊走,看能不能聽到一些關鍵信息,自己就不會遊蕩太多,這是我跟她出遊的習慣,因為她看到我就會講兩句。

    ……發展到現在我們有十八個幼兒園,大部份在福建省,有一些在北方,廣東在汕頭有一所,那我們的定位上就還是保持最初的品質跟語言這兩塊。那跟光佑合作以來我們的開始在我們比較頂尖的——因為我們的全英文班一直是有十個老師的配置嘛,那大陸人多,像我們那樣可以做到一些班只有二十五個孩子的,不算是主流,大部份在三十五個或者以上。在二線城市裡像那一種班(25人數)裡面我們真的是少數,如果你去深圳上可能有一些,那在二線城市我們是比較少數在做---由外教帶班的,你看日本的幼兒園也不敢做到這樣子,所以在亞洲其實真的敢直接讓外教去做幼教工作是比較少的,那我們學校教務處在旁邊支撐,否則會亂掉。那最近因為我們也認可瑞吉歐的或者是方案教學的這個架構,那怎麼在大陸的背景下或是我們自己的條件下去執行,同時還要讓外教能夠從小班就開始帶方案教學,就是我們現在的一個焦點,所以我跟光佑的探討基本上也是圍繞這個焦點在進行。……

    我們現在實施也快兩年了,幾個班招生都非常理想,我們家長的認可度也很高,外教自身因為他是外國人,他基本上能夠把方案落實得比較清晰,不過問題就是班級會參差不齊,這麼大的團隊,不論用幼師還是外國人也會有同樣的問題,他們對這個教學方式的掌握程度會有落差,還有就是他對幼兒發展領域的覆蓋程度,有時候有一些教學的窗口他沒有辦法去把握到,就是會在這些細節上面我們的教務需要去深入的去交流,但這模式上我認為是可行的……,我們自己算是有一個組織架構,對比方案後我們還是認為這是幼教的趨勢,在邏輯上的趨勢還是會趨向於更放給孩子一些。在我們華人的這個大的市場裡面,方案算是一個非常大的平衡點,因為他的系統性足夠去說服家長說我們還是有保證他的各大智能的平衡發展,同時又符合這個對孩子解決問題能力和這個批判性思維的這個時代需要的一些特殊層面的要求也能附帶到,所以現在家長也比較能接受。另外,就是他的活動的豐富程度、還有家人互動的程度比較高,比我們傳統在大陸的封閉式教學高,所以年輕一點的家長就會很認可,所以做一個商業模式我覺得它是理想的,做一個教育模式的話,如果願意去打磨的話,還是比以前的領域或主題會好很多。那我不了解說台灣各個幼兒園現在已經到什麼程度,但是我覺得我們在解決的應該是同樣的問題,一個就是在我們華人比較多的情況下,怎樣去在師生比例的硬條件下再優化我們的教學方案。另外就是說中國人的傳統思維,怎麼在不衝突它的情況下、在保留嚴謹性的情況下還能夠在幼教的邏輯裡有所進步,所以我自己也是蠻認可它的。那這幾天看到日本的幼兒園它會強調跟自然的接合,然後對孩子的放任程度可能比我們都大一些,跟我們的方案教學做對比,我還是更認可方案教學的一些嚴謹性跟它的師生關係的平衡性。這幾天我都沒有看得很深入,所以我的評價可能有錯誤,但是基本感覺是這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光佑教育文化機構 的頭像
光佑教育文化機構

光佑教育文化機構

光佑教育文化機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